主页 > 财经 > 食安 > >

  中共中央纪律委员会:

  本人姓名姜帅章,系沈阳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现实名举报辽宁省普兰店市纪委信访办副局级干部高顺安泄密。同时举报,普兰店市唐家房街道党委书记王选滨巨额资产来历不明;普兰店市唐家房街道兴隆村支部书记隋承宏严重失职,纵容村委会主任张永政,以招商引资为幌子,将基本农田土地变卖为工业用地,中饱私囊。

  2014年6月23日,我父亲姜岚到普兰店市纪委实名举报兴隆村村委会主任张永政违法强买、强征土地,并把农业用地卖给了大连力宏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工业用地,而兴隆村村民得到的征地补偿款仅为1.6万/亩,远低于工业用地补偿款168元/平方米的价格标准。当日,普兰店纪委干部高顺安接受举报。

  2014年6月24日晚,高顺安和张永政等人在普兰店某饭店一起吃饭,当晚11点半,张永政带着手下的黑社会打手,手持砍刀、镐把,闯入我家对我父母打击报复,并造成我父母多处受伤。因我家有监控视频,犯罪过程都有证据证明。

  2014年7月8日,大连市电视台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普兰店党风办主任尹大中开始对高顺安泄密一事进行调查。2014年11月20日,口头通知了普兰店纪委对高顺安泄密一事的处理结果,党风办主任尹大中表示,案发后,分别对高顺安、张永政等人进行了约谈。谈话结果表明,2014年6月24日晚,高顺安确实与张永政等人在一起吃饭,但是并没有录音证据证明高顺安向张永政泄密,张永政之所以对我父亲打击报复,是因为当年4月14日我父亲因为合同纠纷将张永政告上法院引起的,至于为什么在高顺安和张永政吃饭的当晚,我父亲就遭到打击报复一事,普兰店纪委认为纯属巧合,我父亲要求普兰店纪委出具处理结果的书面材料,遭到拒绝。

  对于普兰店纪委的解释,我并不认同。首先,我父亲是2014年4月14日对将张永政告上法庭,到当年6月24日晚,中间相隔两个月时间,为什么在这两个月时间内,张永政不打击报复我父亲,偏偏是在我父亲举报了张永政违法征地、卖地之后,高顺安和张永政吃饭的当晚,就对我父亲打击报复,怎么就那么巧合?

  其次,普兰店市纪委对高顺安和张永政约谈之后,询问二人吃饭当晚是否谈及我父亲姜岚举报一事,二人当然矢口否认。因此普兰店纪委得出结论,没有证据证明高顺安泄密,然而在监控视频当中,张永政口口声声的骂道:“你想要我命啊!我这个人不怕抓不怕蹲!”,试问如果仅仅因为合同纠纷,张永政如何能说出这样的话?之所以会说出这些话,正是因为高顺安当晚向张永政泄露了我父亲举报他违法乱纪的事情。

  对于违法征地、卖地的村委会主任张永政,普兰店市纪委认为,张永政既不是党员也不是干部,普兰店市纪委没有权利和义务处理此事。

  本人认为:首先,普兰店市纪委对本案的处理并不科学,仅仅是张永政和高顺安异口同声的说没有泄密,便得出高顺安没有泄密的结论,存在相互包庇的嫌疑。其次,作为纪委人员,高顺安不会平白无故和张永政一起吃饭,这其中是否有收受贿赂一事,还需要上级纪委对高顺安财产进行查收。

  希望中央纪委能够彻查此事,还我父亲一个公道。

  于此同时,本人实名举报:

  (一)普兰店市唐家房街道党委书记王选滨巨额资产来历不明一事。

  大连市富兴机械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50万人民币,法人代表刘玉学,系王选滨的母亲;

  大连市恒泰空心砖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万人民币,法人代表陈淑媛,系王选滨的妻子;

  2011年大连市富兴机械有限公司,建造了一幢单层厂房和一幢五层楼高的综合办公楼,厂区占地面积达15400平方米,工程估价约3800万人民币,由大连恒溢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责建造。

  试问,一个普通社区的党委书记,如何能拥有如此巨大的资产?希望中央纪委对其巨额资产来源问题进行彻查。

  (二)普兰店市唐家房社区兴隆村支部书记隋承宏严重失职。

  隋承宏系兴隆村支部书记,作为支部书记,对村民委员会主任张永政违法征地、卖地一事,不闻不问,致使相关村民的土地变成了工业用地,还有大批土地闲置荒芜,给农民和国家的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