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交通 > >

朔州市平鲁区向阳堡乡杨树坡村村支书李平嚣张记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唐代诗人刘禹锡《陋室铭》有云。如今,在平鲁区杨树坡村李平这个名字人人皆知。却不是因为他有仙气,而是他担任杨树坡村村支书几年来违规违纪、祸害百姓的名声在望,在群众中造成恶劣的反响。

2018年7月3日,笔者接到平鲁区向阳堡乡杨树坡村村民王永的实名举报材料,材料中反映村支书李平在担任村支书期间,作为共产党员目无王法、非法侵占他人土地补偿款,欺上瞒下冒领坟地补偿款,非法勾结邪教组织祸害村民。那么,究竟是怎样的勾当呢?

村民王永举报材料

目无王法,非法侵占土地补偿款

据举报人王永反映,在2011年国家修建山平高速公路时候,王永其父亲名下在杨树坡有5亩宜林地,当时高速路修建正好需要征收该地,可是土地手续找不到了,当时村支书李平说必须有土地手续才有补偿,不然没门,王永父亲找不到土地手续,村里也不给查,最后也只能同意村支书的话,可是,在2016年时候,其父亲无意中在家里找到了该土地的手续,然后就去找李支书,这下有手续了,应该有补偿了吧,毕竟土地都占了,但是,李支书却以各种理由推脱,后来没有办法,王永找到乡政府,希望乡政府能为民做主,据举报人称,当时向阳堡乡侯彦春书记和村干部李平支书找到其父亲家里,侯书记如是说:“这个事情不好办,因为没有具体的补偿标准,这给你慢慢处理哇,不过需要等到东坡村占地款下来才能给你解决,你们先等等,放心吧。”就此事,笔者想问,这是个什么补偿办法,为什么山平高速的占地补偿款要等到东坡村占地才能补偿?不是专款专用?山平高速的占地款到底补偿了谁?而东坡村的占地补偿款又要侵占谁的?一个乡镇书记为何有这么大的权力?国家对于占地怎么没有补偿标准?此事后,李支书给王勇送来10000元(壹万元)人民币,让其先拿着,剩下的慢慢想办法。

村民王永父亲宜林地手续

就该事件,笔者找到向阳堡乡杜学文乡长,杜乡长表示,该事情已经由侯书记出面处理了,他也不方便插手,但其表示举报人王永的行为是准备讹村干部及乡政府,具体情况我们不得而知,国家给的土地手续在,土地被征用已成事实,占用5亩土地补偿一万元就属于非法讹人?既然是非法讹人,为什么侯书记还要答应给处理,乡镇领导何时这么“软弱”?

欺上瞒下,冒领坟地补偿款

村民李富举报材料

举报人称在2011年村支书李平在修建山平高速区间弄虚作假,欺上瞒下,未经杨树坡村村民王富的同意下,在其耕地内修建了8个坟头,诈取国家补偿款,王富发现后准备举报李平,李平为了平息事件,私下给了当事人王富16000元(壹万陆仟元)人民币作为补偿。作为一个村干部用坟地骗取国家补偿款,这种行为无论从道德还是道理上都犯了严重的错误。中华民族传承美德:百善孝为先!没有先人下世,而空立坟头,这是对长辈的大不敬,大不孝!而利用坟地骗取国家补偿款又是明目张胆的贪长枉法,此等行为,此等人品却是我们的一村之主,对于我们的乡镇领导对此事难道不算失职?你们认命的村干部在下边欺上瞒下,贪赃枉法,而作为直接上级的乡镇领导却不闻不问,这是何道理?

非法勾结邪教组织祸害村民

举报人称2009年在平鲁轰动一时的邪教组织事件,其教堂就建在杨树坡村,李平当时是修建的承包方,又是土地出让方,后来邪教组织在相关单位的配合下,一夜铲除,李平也被公安机关带走,之后却像啥事没有,继续担任村支书,作为一村之主,又是共产党员,反而与共产党的方针路线背道而行,崇拜迷行,组织邪教祸害百姓。李平即是土地出让方,又是承包方,为村里引来一片不正之气,难道其真的一点都不知情?据村民反映,事后李平的哥哥承担了所有的责任,为什么李支书啥事没有,而其哥哥成了主事人,这到底是“替罪羊”还是有其他的猫腻?

李平作为基层干部,本应是党和政府在基层的“形象代言人”,可是他却与民争利、欺压百姓,严重败坏了党的群众路线作风,俨然是一方“土皇帝”。针对李支书贪赃枉法、欺上瞒下等问题,笔者走访了群众。据村民讲:李平已经当了20多年村支书,在村里大小事就一个人喊到底,村务、帐务从来不公开,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到现在买了楼房、开了十几万小轿车,家里放着工程机械装载机,皮卡,整个过程老百姓都看在眼里。富裕了他个人也就罢了,没想到害了全村老百姓。

归根结底,笔者认为,为何村干部能有如此大的权力?归根结底是监督没跟上。村官虽然级别不高,但掌握了大量公共资源,行政监督跟不上,村务不公开,村民自治成了一纸空文,村干部可以为所欲为。再者就是对于李平来说,谁是他的保护伞?他的保护伞施予了其什么样的庇护?仅仅是以名望来渗透,还是以私情来干预?抑或有别的手段,使他气焰如此的嚣张呢?村民王永多次找到乡政府反映李平的问题,可是至今毫无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