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

一个没有任何证照、颇具规模的私人砖厂盘踞在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栾川乡葛板沟里沟,以破坏山林为代价、非法狂采三年无人过问,这其间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迷?当地村民有着不少传言,纷纷猜测是谁在为栾川葛板沟里沟非法砖厂充当着保护伞。砖厂用破坏国家资源的手段为哪些人和领导带来了多少丰厚的暴利?带着一系列疑问,记者对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栾川乡双堂村里沟无证砖厂做了较为详细的暗访和调查。这是一个风景非常秀美的县城,曾经获得过国家级文明县城等殊荣的栾川县是那样的山青水秀、绿树环绕。然而,驱车向县城西北方向行驶约2、3公里,在葛板沟同样郁郁葱葱的山坡下,一个很有规模的非法砖厂却在肆意地践踏着大自然的美。大型铲车的轰隆声掩盖了山坡原有的宁静,飞起的灰尘荡去了山坡的如画长卷。山坡的绿色植被已被人为地冲开很大的工作面,树木被破坏,灰尘扬起处如同狼烟四起。大自然被裸露出不堪入目的丑陋的一面。这就是呈现在记者面前令人吃惊的一幕。记者从车里下来,来到了砖厂大门口一个像是砖厂负责人的中年男人面前,记者伪装成工地老板和砖厂负责人攀谈起了砖的价格和供应情况。砖厂负责人问记者是哪里的,记者敢忙说不远、县城附近庙子乡的。砖厂负责人又问记者要多少砖,记者回答要1000顶(一顶砖共250块)。砖厂负责人说砖要人多,不够卖,过节存了点砖,你得抓紧点。砖厂负责人说每顶砖优惠至90元一顶,不包括运费。来拉砖提前预定,记者说回去和其它老板商量一下,记了这位负责人的名字和电话,赶紧离开了这家非法砖厂。这是一家像模像样的砖厂。大门口没有悬挂砖厂的牌字,所以至今记者不知道这家砖厂的真实厂名。这家砖厂位于栾川县栾川乡双堂村葛板沟最里边很隐蔽的山坡下,砖厂三面有围墙,西北面直接和山坡相连,山坡植被遭破坏后,山坡裸露的页岩和土石被直接推到坡下砖厂的后院。砖厂前面堵满了烧制好的红砖,中间是搭建的大片彩钢大棚,棚下面是更为隐蔽的砖窑和大量的页岩、黄土,砖窑位置冒出了滚滚的烟尘。有几台铲车正不停地忙碌着,这一切看上去非常正规,根本不像是一个无证非法开采的小砖窑。而这个砖厂恰恰正是一个无证、非法开采的砖窑厂!2012年6月14日上午10点多,和记者打了好几次电话的一位栾川当地某机关的领导来到了记者下榻的酒店,这位领导是替葛板沟无证砖厂老板说情的,他还把砖厂老板带到了记者的房间。这位领导先是替砖厂老板求了半天情,接着就为砖厂老板哭穷,说砖厂效益如何的不好,仅仅是一个小作坊。当记者说已经去过这家砖厂时,这位领导再也不为砖厂老板哭穷了,开始帮助砖厂老板圆场,对着砖厂老板说尽快把砖厂手续办齐别再让群众举报省的再麻烦记者大热天来采访,这位领导接下来又开始表白自己和新闻媒体如何的熟、曾接待过多少多少记者等等。为了避开这位领导的说情,记者只好借故离开房间。这位领导和砖厂老板在大约四十分钟后狼狈地撤出了房间。为什么这样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无证砖厂能够非法开采长达三年之久?这期间肯定有不少类似于来找记者说情的“热心”领导。更有甚者,据双堂村举报的群众反映:有个别拥有查处权的部门干部也充当着这家非法砖厂的保护伞,甚至占有非法砖厂的股份。群众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记者无从考察,但这家无证砖厂非法开采已有三年之久却是不争的事实。这家砖厂究竟有何背景能够堂而皇之开采这么久?究竟有谁在为这家非法砖厂撑腰?当天下午,记者通过栾川县政府办联系到了栾川县地矿局领导,地矿局领导让记者直接和负责执法的一位姓许的站长联系,但记者联系了一下午也未能拨通这位姓许的站长的手机。截止记者发稿,栾川县地矿局执法部门仍未能和记者取得联系。面对栾川县栾川乡双堂村葛板沟砖厂无证非法开采的行为,栾川县有关领导和部门会做如何的严肃处理?记者会在第一时间做出相关的真实报道。对于栾川县栾川乡双堂村葛板沟砖厂无证非法开采的行为,记者也将给予非常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