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产经 > >

----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多家石料厂公然大量盗采国家资源挑战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能力

本刊记者田伦富

近日,本刊接到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群众举报称:田家会街道办车家湾村的后沟有多家非法石料厂,每天生产千余吨石子流失,政府自然资源局和生态环境局为这些非法石料厂做保护伞并从中谋取暴利,另吴城镇(山西中包凌云新型材料原料加工基地)利用造纸厂的开采手续违规开采石料,每天用100余辆大车以每吨48元销售到陕西地区,政府和职能部门对其环保问题坐视不管。

2019年7月8日,记者来到举报人所说的田家会街道办车家湾村的非法石料厂所在地进行实地采访,在现场记者看到轰隆隆的大型碎石机和无数辆半挂汽车忙得不停,连串的大型半挂车每车装载38顿左右往外大量运输,记者在往返的路上被不明身份的人员用白色越野车围堵,十多个人围住记者不让行走,无奈之下,记者报警后才得以脱身。

车家湾村第一家石料厂

车家湾村第二家石料厂

围堵记者的车辆

随后,记者来到田家会街道办办公室了解情况,办公室主任接待记者说:“我不知道车家湾村这几家石料厂”,他又联系了分管负责人后,让记者留下相关材料等分管负责人回来后再联系。”

随后记者来到吴城镇《山西中包凌云新型材料原料加工基地》看到开采石料工地有无数台挖掘机正在忙碌,数不清的大型半挂车来来往往。记者上前同大车司机了解情况,司机说:“这里每天百余辆大型半挂车将石子拉到陕西地区销售,具体价格听说是每吨48元。”

凌云石料厂

记者又来到吴城镇人民政府了解情况,办公室车主任接待记者说:“关于凌云石料厂开采的相关手续我去向领导请示”,她请示后回来说:“将记者带到分管企业的乔海生主任办公室。”乔主任对记者说:“分管相关手续的人员下去调查锅炉去了,办公室锁着无法提供。”

下午3点,记者来到离石区自然资源局了解情况,一位连自己名字都不愿意透漏的分管负责人说:“凌云石料厂有相关手续,但是负责手续的人不在,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等负责人回来后联系提供相关手续,车家湾村这两家石料厂没有任何手续,我们去查封了就行。”

随后,记者来到生态环境局了解情况,办公室高主任接待记者问到:“是吴城镇凌云造纸厂吗?”记者说:“是的,但是现在石料没有进入造纸厂都以每吨48元拉到陕西地区去了,现场加工满山都是一片白,绿绿的树叶都变成了白颜。”高主任说:“这里没有相关手续,只有两个地方可以了解,一是政务服务大厅,二是企业,除了这两个地方其他都无法提供。”但是她对这几家严重污染的石料厂毫不负责任地推卸。

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非法采矿罪;破坏性采矿罪】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擅自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采矿,或者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采取破坏性的开采方法开采矿产资源,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早在2014年4月11日,山西省政府办公厅再次出重拳要求严厉打击私挖乱采,其中工作要求:一方面,严格审批,加强监管。各地、各相关部门要严格按照“谁批准、谁监管、谁负责”的原则,认真履责、严格审批、加强监管,克服“重批准、轻监管”现象,要定期或不定期进行监督检查,发现违法违规行为要及时制止查处;另外,严厉打击,严查重处。对非法违法采矿要依法采取刑事和经济双重处罚。非法违法采矿致伤致死的,由非法违法采矿组织者或业主给予赔偿;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不认真履行职责,未能及时发现非法违法采矿行为,或发现后不制止、不报告的,一律移交监管部门追究责任。

2019年4月16日应急管理部公安部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印发《安全生产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办法》的通知应急〔2019〕54号

第一章总则,第二条本办法适用于应急管理部门、公安机关、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办理的涉嫌安全生产犯罪案件。

第三条涉嫌安全生产犯罪案件主要包括下列案件:七)非法采矿,非法制造、买卖、储存爆炸物,非法经营,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等涉嫌安全生产的其他犯罪案件。

第四条人民检察院对应急管理部门移送涉嫌安全生产犯罪案件和公安机关有关立案活动,依法实施法律监督。

第五条各级应急管理部门、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应当加强协作,统一法律适用,不断完善案件移送、案情通报、信息共享等工作机制。

在国家资源整合的大形势下,在环境污染严重治理的情况下,在山西省政府的三令五申下,在不断加大的政策高压下,本不该发生大规模盗采、环境严重污染的的事情,但这样的事情却在吕梁市离石区发生了,这不得不让人深思。

吕梁市离石区私挖滥采国家矿产资源导致严重粉尘污染并非一日,当地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是不知情,还是熟视无睹、听之任之?对于如此严重的私挖乱采和大气污染现象,监管部门是如何监管的?是监管缺失、不作为?是有什么复杂利益关系?还是政府和相关各个职能部门串通一气私挖乱采、谋取暴利?私挖乱采虽能带来立竿见影的效益,但从经济长期发展来说,给子孙后代带来的是以牺牲作为代价。那些私挖乱采严重污染的石料厂是否有合法的采矿许可证、排污许可证环评检测报告、安全生产许可证?记者不得而知。甚至连自然资源局负责人所说的将车家湾几家石料厂查封取缔都没有付诸行动,7月16号举报人再次向记者电话举报车家湾几家非法石料厂仍然在大量生产,时至今日发稿前离石区政府和各个职能部门始终没有执法动机,也没有提供这些企业任何合法的相关手续。

对此,本刊将予以继续追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