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产经 > >

2019年9月2日,记者在山西省人民医院看到脸皮蜡白、奄奄一息的盂县西潘乡宋庄村民王交双,他欲哭无泪,其命运乃至生命都被盂县万恒石业有限公司开山生产所威胁。

西潘乡万恒石业矿

西潘乡位于盂县西北,这里民风淳朴、风景独好,由于上天的眷顾,物华天宝赐于满山精美的石头——大理石。

随着有序无序的开釆,以及过度的开发,不仅没有造福一方人,更严重的是祸害了当地老百姓,山里人情有独钟的石头竟成了祸村殃民的元凶。用村民话讲:富了开山的,肥了当官的,害了受苦的。

2019年9月1日,正在下地和老伴刨山药的老王做梦都不会想到,随着地动山摇的一声爆破,一块石头擦肩而过,几乎擦着头皮落在了老王眼前,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让原本善良又胆小的老王顿时软瘫在地,在老伴的惊叫中慢慢醒来,朦胧中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爆破点与老王家地里

爆破时飞溅到老王地的俩块石头

精美石头坑苦了宋庄百姓

这家开山的企业长达几年几经易手,现在变成了万恒石业有限公司,据百姓讲该企业是一个叫刘伟(音)的人负责,还有一个女老板。令村民们苦不堪言的:一是噪音,每天24小时,忽大忽小不绝于耳的翁翁声,就如苍蝇绕耳恶心不已,即使健康的人长居此地不疯也会神经错乱。二是扬尘,整个宋庄无风也起尘,刮风似霾天。早晨起床,白生一层疑似地上霜。庄稼上挂满了灰尘,上架树也都穿上了灰装。每年光花椒核桃就直接影响老王家二三万元的收入,农作物更是如此不堪。三是排污,宋庄本不缺水,而且村民们原饮用的是水泉沟天然矿泉水,然而现在挖山磨石后,矿上(加工用水)与村民争水,硬是将清冽可口的矿泉水变成了混浊有毒的污泥浊水,这些工业废水渗入地下其危害程度可想而知。

矿渣倒入田间地头

被污染的核桃、花椒树

矿上的污水

老王出事之后,家属们找万恒石业和派出所试图处理(看病),但老板冷漠对待只出检查费,对老王的住院治疗要求不予理会。无奈之下家属只好自已出钱住院。

要说起山上的石头村民们情有独钟,那是世代呵佑自己的风水,那更是自已赖已生存的衣食,山上有药材、有树木还有地种。自从开山后,把整个村庄搞得乌烟瘴气、鸡犬不宁,环境遭到破坏、村民跟着遭殃。可发了的仅仅是村干部,本应带领村民致富、维护村民利益的村书记——王海瑞,把本职工作的初心忘得一干二净,而是与老板们同流合污,完全站在村民利益的对立面,为不法行为当保护伞。其行为就是中介总销售,凡进出货物都有书记掌管盘利,村民们只能望石兴叹。

活着的遭罪,就是死去的也不得安宁。老王家的祖坟历来顺和静清,自从开山后,由于不断侵吞扩张,石子场的厂房仅与老王祖坟二三米之隔,乱石灰尘加之躁音,简直成了群魔乱舞的战场,入土为安,何以能安?

到底哪个部门该担责

老人住院后家属们找过派出所、乡政府,种种原因,但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矿上说他是合法企业,开山加工石材系依法经营,环保局也经常来,生产没问题。爆破是盂县化轻公司的民爆专业公司(队伍)所为,爆破也规范,一切都没问题。

根据《露天采石场安全生产管理制度》规定:为认真贯彻国家“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的安全生产方针,预防和控制生产事故的发生,特种作业人员(如爆破、车辆驾驶、电工、电焊工以及其他机械操作人员)必须经过专业教育和培训,并经有关部门考核合格,持有特种作业人员操作证才能上岗。

为降低采坑粉尘的浓度,采坑中凿岩工作必须采用湿式作业,同时为减低振动与噪音对凿岩工作人员的伤害,石场必须为有关工作人员提供专门的劳动防护用品,并定期为有关工作人员进行健康检查,不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不得从事粉尘作业。

每天中午12:00—12:30时,下午16:30—17:00时为爆破作业时间,爆破前发出音响和视觉信号,危险区内的人员必须撤离至安全地点。信号分有预告、爆破和解除警戒信号。

爆破作业结束后,必须由班(组)长或安全员对爆破作业点以及采坑边坡进行安全检查,发现并排除险石、危石等安全隐患后,其他作业人员才能进入工作场所,同时爆破员做好爆破记录。

为了加强露天爆破作业的安全管理工作,保护职工生命、财产和周围环境等公共的安全,确保安全生产,严格执行《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条例》和《爆破安全规程》的相关规定。

然而,山西盂县万恒石业有限公司无视一切法律法规,只重于经济利益,无视当地百姓生命安全,无视生态环境,那么到底谁该对王交双老人和宋庄村民担责?对此,我们将继续关注报道!(郭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