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产经 > >

山西省繁峙县2010年顺利通过了国家爱卫会验收,成为太原以北第一个“国家级卫生县城”;2011年亦被授予“山西省环境保护模范城”荣誉,圆满完成了“创模”的5大类33项指标。

  然而,2014年初,经过中国环境观察近距离观察了解,发现这个“省级环保模范城市”和“国家级卫生县城”的环境亦不尽如人意。广为盛传的“清格凌凌的水,蓝格茵茵的天”也仅仅停留在宣传的美誉中。

  繁峙县大力实施的“蓝天、碧水、宁静、生态、洁净”五大环境工程,被繁峙县众多矿山所“抹黑”,中国环境观察了解的号称“省控企业的繁峙县平型关铁矿有限公司(下称:平型关铁矿)”更是对山体破坏满目苍夷,废土、废矿和废渣恣意堆放;粉尘、扬尘和浮尘漫天飞舞;矿井水、矿坑水直排,截水沟、排水沟纯属无有;护坡、拦坝、覆土、绿化更是子无虚有;尾矿库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甚至环评批复投资1000万元的环保设施,亦完全停留在一张纸上。

  在了解企业相关环评时,负责环保监管的繁峙县环保局刘国兵局长称:“我当环保局长4年了,也看不懂环评”,并表示“环评是机密文件”被拒。同时,就平型关铁矿的违规操作和污染问题刘国兵局长认定为:“平型关铁矿的生产程序都符合环保要求,企业设计从矿井到粉碎程序绝对合法。”

  干选:粉尘、扬尘遮天蔽日

  2014年1月14日,在举世闻名的“平型关战役遗址”西南5公里处的平型关,亦即位于繁峙县横涧乡朴子沟村北侧的山顶上,与山一样高的废石堆场和矿石堆场之间的深沟内,一股股连续不断的滚滚黄尘,正在不停地从平行关铁矿的“干选二厂”喷涌而出,并在西风的作用下向东飘去,然后便四散开来,渐渐笼罩在周边的整个山川、田野和村庄上空。

  在选场的南、北方向均有既无序堆放,又毫无防护的废石场,矿石场被风吹起的扬尘使得四周朦朦胧胧。四下望去,虽是青天白日,周边整个大地和天空却都被笼罩在灰蒙蒙的“雾霾”之中,即使极目远望亦难以看清远处的景色。

  据知情人讲,这股绵延不断并致人嗓子发痒的滚滚黄尘,就是平行关铁矿干选二厂排出的工业粉尘,而且由来已久,周边村民对此已司空见惯。加之,矿石堆场、废渣堆场、装运矿石、废渣产生的扬尘,使得附近的村民深受其害,不仅大大降低了农作物的粮食产量,而且严重损害了周边村民的身体健康,也极大影响了当地村民正常的生产和生活。同时,山下平行关铁矿干选一厂的环境状况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洞采:烟尘、废水上下直排

  当天下午两点半左右,在距平型关铁矿工业场地大门不远的东侧,从两根高挺直立的烟囱里正不停地向外吐着两道浓浓的黑烟,烟尘连绵不断、一阵紧似一阵,冒烟地方是平型关铁矿的燃煤锅炉烟囱。据说,环保部门2012年就要求平行关铁矿拆除燃煤锅炉、热风炉,设4台电锅炉解决井筒保温和采暖保温供热问题,不在矿区设燃煤设施。而到目前其燃煤设施依然在继续使用。

  当中国环境观察抵达平型关铁矿岩洞沟竖井的废石场时,发现沟内废石堆前的深沟内,从废石堆里渗出来的大量矿井涌水已被结为大片的黄色冰块。原来,平型关铁矿排出的矿井废水从来不出井口,就偷偷从废石场下的废石中直排河道了,由于河川干旱、地质疏松,所以,走不多远自然而然就渗漏处理了。据说,早些年环保部门就要求建设矿坑涌水处理站,矿井水经处理后用作凿岩用水、装矿洒水和绿化,不外排。而在平行关铁矿,根本就没有污水处理站,也没有将矿井废水用为洒水和绿化。

  露采:毫无防护 肆无忌惮

  平型关铁矿露天采场分东、西两个采区。从南向北顺着四道沟村东的山峰驱车蜿蜒攀行,一路尘土飞扬,扬尘滚滚,视觉模糊。当车快行到山顶时,知情的司机有意在一个平缓路段停下,指着右边一座满目苍桑,并已千疮百孔的采空区道:这就是平型关铁矿八亩湾露天采区。只见:一条条布满厚厚浮土的岩土路弯弯曲曲、遍布整个天坑,盘旋而入……高高堆起的废弃岩土分别被抛弃在采坑的东西两个山头,且逆着山势溢出山体,露出呲牙狰狞之相,仿佛要随时一泻而下,吞没山下的所有……。远看似已停工歇业,实际还不时有一两辆毫无遮掩、满载裸矿的车辆在上下穿梭,并扬起阵阵尘土。

  这样的露天采场,不回填、无绿化,也没有道路防护林,截水沟、排水沟,甚至连起码的洒水设施都没有。

  一过路的村民讲,这个坑口的生产承包人是陕西籍老板杨祖孙(音),为了完成公司下达的4.2万吨/月的采矿任务,杨老板强令:不管环保不环保,也不管水土流失不流失,哪里有矿采哪里;岩土哪里方便排哪里;道路洒水抑尘、绿化防护,采坑恢复生态,截水排水甚至闻所未闻。且所产原矿全部供平行关铁矿干选一厂进行加工。

  接着,向东绕过八亩湾露天采区,翻山而过,来到河家洼村北的山上,呈现在眼前的便是平型关铁矿五道沟露天采区。

  该露天采场的生产承包人是陕西人梁五(音),公司下达3-4万吨/月的采矿任务,全部拉到平行关铁矿干选二厂进行加工,并且其采矿方式与废弃岩土的排放亦与八亩湾露天采区同出一辙。

  平行关铁矿的废渣排放量亦相当大,不算随意丢弃的废渣,单就浮现在眼前的就有三座大山。而这些渣山非但没有按照环保要求填于自然山沟,用于拦坝造地恢复生态。反而被集中堆放于村庄前后半山腰当中的大片农田里,毫无任何防护,防范措施。设计建设的截、排水沟,分层打压、覆土绿化就更为遥远了。附近的村庄不仅饱受这些渣山扬尘的侵扰,同时也面临着极大安全隐患的威胁。

  按照相关环保要求,矿山废弃岩土主要用于填沟造地、筑路。同时,不仅要落实排土堆场、输送、道路的扬尘防治措施,减少对周围环境的影响。周边还要设截水沟、排水沟,下游设挡土墙,做好边坡防护,同时,废弃岩土也要分层、压实堆放,及时平整、覆土、绿化,植草种灌。

  而在平行关铁矿五道沟采区和八亩湾采区,所有废弃岩土非但没有按照环保要求实施。反而,就近无序裸露堆放于东、西两座高山之巅。现场土石凌乱,水土流失状况十分严重。东、西两座排土场均未作任何防护措施,土体疏松,边坡也未做防护,造成了大风天气的尘土飞扬。矿区的道路均采用泥结碎石路面,质量较差,浮土较厚,两侧也未绿化,车辆过往时扬尘较大,未实施土地复垦和植被恢复工作。

  排土场既无拦坝,又无防护,更无截、排水沟,甚至丝毫看不到任何覆土、绿化恢复生态的迹象。每当起风时,山脚下的整个村庄都被淹没在黄尘中。而雨季一旦山洪暴发,或泥石流,山下四道沟村和河家洼村将面临着毁灭性的安全威胁。

  面对平型关铁矿露采、洞采、及选厂的各污染现状,分管环保的冯科长称:“我们公司属于省控企业,现在处于工程改、扩建阶段,还在基建阶段。废渣没有什么危害、废水也不外排。矿山只有基建许可,没有正式生产。”“因为不排污,排污许可没必要。”面对选厂硕大的尾矿库竟会没有环评手续。

  本刊针对环评报告和批复中提到对平型关铁矿的环保达标要求,拍了照片。最后,在离开企业时,被企业环保科长和办公室主任要求删除。问及原因时,该环保科长极不情愿地讲:“怕给企业带来负面影响。”可见,该矿向来以遮掩的方式来处理企业的环境问题。

 尾矿库:超限排放 岌岌可危

  平型关铁矿尾矿库建在平行关铁矿的东南方向,离下游的西沟湾村、东於地村、京原线铁路洞口不足3公里的东北半山腰上,2007年开始启用,2011年改尾矿库进行了扩容改建,库容量达到150万立方。

  2014年1月13日,在平型关铁矿公司大厅的企业介绍里看到,由山西省环保厅对该尾矿库验收后的库容量为150万立方。随后,在该公司环保科的冯科长提供给本刊的有关平型关铁矿介绍中,尾矿库库容量则骤升为“174万立方,矿山改造于2012年取得相关安全生产许可证。”而平型关铁矿公司提供本刊的资料中,有2011年山西省环保厅给予该尾矿库150万立方的审批,包括安监部门的安全许可库容量也为150万立方。与该公司对外宣传的介绍存在极大差异。是企业故意捏造虚假数据,还是企业擅自加大尾矿库的容量呢?

  企业相关人员称:“尾矿库将近已满。”而据知情人透露,目前该库已在超负荷排放。

  据当地多数村民反映,每当刮起东南风,或东北风时,尾矿库扬起的粉尘就会将西沟湾村、东於地村、朴子沟村、河家洼村所笼罩在“灰霾”中。甚至在60公里开外的繁峙县城也难豁免。严重时,正如平型关铁矿办公室韩主任所讲:“风最大可达8级左右,人在风中根本就站立不住。”附近的村民可能就连门都走不出来。

  一个150万立方的尾矿库负载能力,对外宣称承载174万立方的尾矿废水。若这个建在村庄上游的超负荷尾矿库一旦发生溃坝,将会对下游的村庄、道路和铁道造成严重危害。而这样不符合科学合理规划的尾矿库,是如何通过相关安检和环评的呢?我们不得而知。

任职4年 局长称“看不懂环评”

  2014年1月14日上午10点,中国环境观察前往繁峙县环保局,希望对平型关铁矿的违规排污和对周边环境造成的污染作进一步了解。环保局刘国兵局长问了隔壁分管监察的史明瑞副局长:“平型关铁矿最近生产不生产?”史副局长马上过来回应道:“应该是生产着呢。”继而刘国兵局长为本刊前一天在该矿了解企业环评审批,并做记录而为企业抱怨道,“你们看还不是瞎看,我当局长4年了,也看不懂环评,那是专家的事。环评中有些还是秘密,不是随便就能看的。”同时,刘国兵局长还十分坚定的说:“平型关铁矿生产程序都符合环保要求。”随后又转口:“可能有些污染是处于事故性、工作失误造成的,企业设计矿井到粉碎程序绝对合法。”而就平型关铁矿随意将5个坑口独立承包给5个包工头肆意滥采、超能力生产,导致整个山体千疮百孔,废石、废渣乱堆乱弃,没有任何拦截和防护,坑口没有回填、更没有绿化,整个矿区黄尘四起,能见度极低,甚至还时有安全事故发生。不知刘国兵局长为什么就看不到呢?

  为了了解环保局对平型关铁矿的日常监管情况,本刊拨通繁峙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长的电话,被告知“该矿的情况我不了解,而分管的中队长外出不在。”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和原国家环保总局共同发布的第10号令中明确,国家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为被检查单位通风报信或者包庇、纵容环境保护违法违纪行为的,对直接责任人员,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而情节严重的将给予开除处分。

  平行关铁矿属于上市深圳市新海能投资有限公司子公司,在环保上,本应做到表率作用,而面对采、选厂千疮百孔、扬尘肆虐,矿井水直排,无任何环保设施。甚至没有相关环评许可的前提下,借基建之名擅自生产,废渣堆与尾矿库存极大安全隐患,对周边村庄居民安全和生存环境造成极大威胁。而即便如此,繁峙县委县政府2011年还给予平型关铁矿有限公司“热心创卫特别贡献一等奖”的荣誉,也许,正是有了地方政府对环保的罔视和对违规企业的纵容甚至奖励,才有了今天的环境局面。

  而这仅仅是繁峙县众多矿山存在污染与安全隐患的一个缩影,即使是繁峙县峨口镇的山西最大钢铁企业——太钢集团采矿厂,也难逃采选所造成的环境污染。如此环境,繁峙县又如何担当得起“国家卫生城市”和山西省“环保模范城市“的桂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