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

原文地址:不要以补偿为幌子打击报复上访人《原创评论》作者:新闻反腐调查记录者张子保

最近接到好多网友的爆料,都是在网上发帖举报当地企业等等环境污染的事情,当地政府怕事情闹大了,就找举报人协商,给举报人封口费私了。大部分上访人或举报人不懂法,就拿了政府的封口费了,不到三年,政府翻脸了,把上访人或举报人告诉法庭,以莫须有的罪名告你敲诈勒索罪。有的上访人或举报人坐牢三年的也有两年的也有,有冤屈说不出。

举报的那些污染环境的领导并没有受到追究,更别说司法人员的枉法责任;一切又回不到“原点”,这个上访人或举报人,不仅遭遇了牢狱之灾,而且被打入了另册。

首先,上访人或举报人一旦走向信访,对手便成了庞大的地方国家机器。很多地方政府,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结果将最初单纯的举报、索赔问题,升级为更复杂的官民冲突。上访人或举报人原本只是举报环境污染,却在一次次的截访之后,被行拘、被警察殴打……个人(包括截访者)的精力和尊严、宝贵的政府财力,就这么被置于“恶魔推碾”中灰飞烟灭。

其次,本案中有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敲诈勒索罪”成为近年一些地方打压上访者的“大杀器”,让很多访民蒙受不白之冤。

其实,访民上访,某些地方政府以各种名义给予钱款之后,又追究其敲诈勒索罪的案件,之前发生过很多,也引发了很大争议:政府能不能成为被敲诈的对象呢?

从“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来分析。“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客观上采用威胁、要挟、恫吓等手段,迫使被害人交出财物的行为。

明明是地方政府给予的赔偿、补助和“慰问”,转手就是访民敲诈政府的赃款。关于访民收到政府的钱物算不算“敲诈勒索”?

访民上访,被基层政府截访之后,经过各种协商,得到政府的钱款,算不算“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进行上访要挟?要明白的是,这些钱款,有的是访民填写补助申请之后,从上级财政拨款中取得的;有的则是因拆迁、征地、伤亡,由地方政府方面提供的补偿款。访民得到这些钱,或者是基于财政补助,或者是基于对自身权益受损的补偿,都有合法的取得依据,并非“非法占有”,这和“敲诈勒索罪”中无中生有地通过要挟,从被害人处取得财物,有着本质区别。

访民上访是否构成“威胁政府”?要知道,依法上访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这是国务院《信访条例》以及地方信访规定明确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甚至信访可以在宪法上找到依据。为什么访民行使自己的法定权利,反而成为“要挟政府”了呢?如果当地政府通过发钱款方式不让访民上访,算是敲诈的“受害者”,那么被剥夺上访权的访民,怎么不是“受害者”了呢?法院要不要保护访民的正当权利呢?

目前最权威的判决认定是:2014年江苏省高院通过再审程序审理的“射阳县访民李某犯敲诈勒索罪案”。此案中,访民李某因为鱼塘被当地政府不规范征收而不断上访,之后当地政府迫于信访压力,给付李某10万元。江苏高院认定:上访固然给地方政府造成了信访的压力,但是,依据我国《信访条例》及宪法的相关规定,信访权利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项权利;访民通过上访进行权利救济,且在上访中未有违反《信访条例》的行为,并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向他人非法索取财物的方法:威胁、要挟、强拿索要。当地政府的给付行为均经集体研究,并不属于“精神恐惧,不得已而交出财物”。

上访人或举报人举报当地环境污染被控敲诈勒索案”一再发生,希望最高法将前述江苏的案件作为典型判例予以公示,以统一司法标准,明确信访、得到地方政府的救济给付,是公民的正常权利,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所以,2014年以来,中央决策立推“诉访分离”改革,终结“信访不信法”的问题,避免让宝贵的行政资源陷入无休无止、涉嫌严重违法的截访工作中。增量问题要杜绝,存量问题也要消化。对像上访人或举报人这样得到过当地政府情愿或不那么情愿给的“救助金”的访民,再去追究其“敲诈政府”的刑事责任,是否有助于化解矛盾?